花莲街三十一号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,智捕双贼

我是一个普通的人,工作是送煤气罐,这活又脏又累,在大城市里恐怕没几个人愿意干。正因为这样,生意反而不错。 我老婆则负责接听电话,登记顾客的名单。 星期六的夜晚,秋雨下得凄凉。我和老婆窝在床上看电视,外面风声雨声,家里温暖的灯光铺满室。看看可爱的老婆,突觉幸福。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老婆下床去了客厅。 听见她说道:“你再重复一遍,我把地址记下来……花莲街十三号,哦,知道了,我们半个小时后到。” 花莲街,好熟悉的名字呀。哦,想起来了,是本市有名的富人住宅区,那里的人非富则贵,听说家里随便养的一只猫都价值几万。穷人不能比呀。 看到老婆眉飞色舞的样子,她也肯定想到了这一点。 我说,老婆,我们明天再去吧,你看今天下这么大的雨,而且是晚上。“ ”下雨有什么要紧,重要的是可以见识一下富人的生活嘛。“ ”但是……“ ”没有但是啦。你想我们如果和他们有了长期的供应的话,就可以多赚一点嘛!“ 我还在犹豫,这样的夜晚我实在不想出去。 见我没有动,她着急了,嚷道:”你不去,我去!“ ”好好,我去我去。“我利索地起来穿衣服。 老婆则去准备煤气和票据。 15分钟后准备完毕。从我家到花莲街估计不到15分钟的样子,应该可以按时到达。 一路上,看不到几个人,昏黄的街灯映着湿漉漉的路面,一切好像变得不真切起来。 老婆在耳边絮叨个没完,她的兴奋不难理解,因为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,能够住在花莲街就是一个传说了。花莲街显着的标志就是在路口那里竖立着一个大大的艳红的莲花,让所有人注目。以它为中心,向左右延伸开去,两边有多少栋公寓我就不知道了。鬼大爷鬼故事guidaye.com 车子到了莲花前,看看表已经十点多钟了。 我们试探着向左拐,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十三号是在哪一边。 果然一派非凡的气象。在我视野之类的几栋房子,各具特色,无一不是雕梁画栋,极尽奢华。灯光从里面透了出来,让它们看上去极像工艺品。只是少了点人气。 我们慢慢地开过去。第一幢公寓的铁门上悬着一个白色的木牌,上面是”1“,依次向左的是”2“、”3“,那这么说”13“栋应该就在前面了。 老婆兴奋起来,因为我们马上可以进去看看皇宫般的庭院了,平时只能在报纸上看看,羡慕而己。 ”13“栋马上到了,是一栋白色的房子。 下了车,打着伞,铁门立即高大起来,通过它的间隙可以模糊地辨别出它的正门。白色房子的一楼亮着灯,主人应该在楼下。 按门铃,然后对着它的对话器说:”我们是送煤气的,请开开门。“ 没有人应答,铁门岿然耸立。 又按一遍,又说一遍。 还是没有反应。 难道我们记错了,拿出登记本一看,是13号,没有错呀。 我和老婆面面相觑。难道主人在打完电话后就出去了?老婆失望不已。鬼↓大♀爷♂媿↓诂△倳 我们闷闷地回家,白辛苦了一趟。 一路上,她又开始絮叨:”有钱人真不像话,说好了的,居然不在家。“”真是累呀,以后再也不能上这种当,力气白花……“ 我现在只想睡觉。无语。 到了家,从车上卸下煤气。老婆去卫生间梳洗,我往床上一倒。 突然电话响起,是个女人的声音,很平静。她幽幽地说道:”请送两罐煤气到花莲街三十一号。“ 我恍然大悟,原来是老婆记错了。尽管身体很累,但是我惯性地回答好。 试想,哪个做买卖的会对主顾说不好呢? 只是她怎么没有问一下我们为什么一个小时还没有到?她仿佛知道我们走错了,于是就打电话告诉我们她在31号,而不是13号。 虽然感觉有点奇怪,但是我没有多想。老婆从卫生间出来后我告诉她,我们又该出发了。 老婆喃喃道:”我应该没有记错才对呀,我一向不出错的。“可是她马上又雀跃起来,好奇心又被激起。 这次一定要送到,不然力气白花了。 到莲花标记那里大概已经11点钟多了吧! 依然是往左,可是到13号就终结了,再往左则是黑压压的一大片,刚刚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13号旁边没有房子了,可是我脑子里怎么会觉得有一片灯光在13号的左边呢? 怎么回事,来不及细想就被老婆催着向右了。 又回到莲花标志,向另一边,右边第一栋的上面写着”20“。 到了”31“号,居然也是一栋白色的房子,连三角形的屋顶也是一样的。铁门也是一样,连铁门上的一个凹痕也是一样(13号铁门上有一凹痕,我按门铃的时候注意到的)。 忽然间觉得一阵寒意,雨已经小了,风却越来越大。不知怎么的,觉得阴森森的。 老婆已经去按门铃了。在她按第一下的时候,铁门就自动开启到刚好容人走进去的距离。 老婆马上就走了进去,我则去扛煤气。 既然屋里有人,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啦。我马上变得振作起来。

老婆是个淫贼。这天晚上,大军在门口停车,隐隐约约,看见一个人走进了楼道,跟着,三楼左边这户的灯光就灭了,接下来是怎么回事儿,大军不说也知道,三楼的那户人家,清清楚楚传出了老婆的叫床声。
  大军直冲过去,他要是一把拉开大门,从楼道猛跑上去,掏出钥匙把门打开,不抓他们个赤身裸体才怪,可是,跑到单元门跟前,他一下子站住了,因为,楼道的单元门用一根铁链子紧锁着。
  那个人是从这道门进去的,人走进去,门反倒上了锁,不用说,大军已经猜到这个人了,这个人不是别人,一定是前栋楼的那个小青年儿张华,这栋楼就是他爷爷看管的。“‘哼’早就听说过你的传言,小小年纪不学好,前些日子泡一个十四岁的小姐,被公安抓了个正着,送拘留所关了十五天,这几天才刚刚放出来,你小崽子怕是憋坏了吧,不敢找小姐,找到我老婆的头上来了。”
  也难怪,不是穷吗?自己没有工作,借钱买了辆敞篷车,一天一天在外面忙,这才让漂亮的媳妇难耐寂寞。可是,自己的老婆跟别人乱来,不给他们个教训,怎么能出这口恶气呢?
  想了想,大军想出来一个绝招。
  大军走进电话厅,打一个电话到派出所,说自己家可能进了小偷儿,这会儿,正在屋里翻东西,在楼下都给自己听到了;然后,大军再打一个电话给开锁大王,跟他说,“自己家房门被风给锁上了,自己没有带钥匙,家里的煤气还开着呢。”俩电话打完,大军又开车上了一趟修理厂,用车拉来一车人,告诉他们在门口伏着,等一会儿,要是有人从他们家跑出来,你们就马上围住,还要有人把汽车的大灯也打上。
  安排完了,派出所的人和开锁大王也都到了,大军从兜儿里拿出身份证,报告属实,派出所的人一声令下:“开锁”。
  开锁大王真不错,从箱子里找出工具,哗啦啦几下,大铁链子榔头锁开了。大门打开,腾腾几步就到了三楼,到三楼,开锁大王顺手按了按门铃。
  坏了,开锁大王按响了门铃,屋子里的俩贱人还不穿上衣服吗?于是大军双拳擂门,嘴里大喊:“淫贼,屋子里的两个淫贼,你们还跑吗?能跑吗?”大军喊,大军把耳朵贴到铁门上,大军听到了,屋子里有噼里啪啦的跑步声,穿些声还有开窗户声。
  在屋子就好,大军要抓住他们这对儿狗男女,大军气得大喊,喊开锁大王赶快开锁。
  大军喊,开锁大王开了锁,房门打开,屋里却空空如也。“老婆呢?我老婆呢?”大军转完了外屋转里屋,转完了里屋转厕所,还把衣柜都一一打开,可是没有人呀,“我老婆呢?”大军一下子坐在地上。
  大军坐在地上,耳朵却很灵敏地听着外面。外面,风声四起,寒冷的北风夹杂着青雪在刮,刮着刮着,大军的耳边响起了声音,声音先是“撕撕哈哈”的,后还声音就变大了,再后来,俩个声音从窗户外传进屋来——“救命呀,救命呀——”
  救命声一起,屋里的警察一下子拥到了南阳台,一看,好吗,窗外,一男一女,没穿衣服挂在窗户上,每个人手里,只攥到半米来长的一根塑料棒,下面的地上,是刚才折断掉下去的冰溜子。
  这时候,外面的工人围上来,敞篷车的大灯照在俩人的屁股上,大军上前一看:“妈呀,怎么是他?那男的快七十岁的年纪,睡眼朦胧还满头白发。真是“寒门出孝子”呀,他竟然是前楼张华的爷爷,这栋楼的那个看楼人呀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本文由王中王开奖一马中特发布于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,转载请注明出处:花莲街三十一号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,智捕双贼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